• 大约五年前,我跟我老婆说,三十岁的时候,我要一支劳力士。伊说,好,我要一个Tiffany的钻戒。

    二月她三十岁时,我送了她一台佳能G10(其实拖到4月份才买)。

    今天我三十岁了,她许诺帮我续一年的健身卡。恩,下个月才到期,她也可以拖一个月。

    Jagger说:

    You can't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
    And if you try sometime you just might find
    You get what you need

  • - --- -.. .- -.--   .. ...   - .... .   -... .. .-. - ....   -.. .- - .   --- ..-.   ... .- -- ..- . .-..   ..-. .. -. .-.. . -.--   -... .-. . . ... .   -- --- .-. ... .  .... .   .. ...   -.-. .-. . .- - --- .-.   --- ..-.   .-   ... .. -. --. .-.. .   .-- .. .-. .   - . .-.. . --. .-. .- .--. ....   ... -.-- ... - . --   .- -. -..   -- --- .-. ... .   -.-. --- -.. .  .-- .. - .... --- ..- -   .... .. ...   .- -.-. .... .. . ...- . -- . -. - ...    -- --- ...- .. . ...   ... ..- -.-. ....   .- ...   .. -. ..-. . .-. -. .- .-..   .- ..-. ..-. .- .. .-. ...   .-- --- ..- .-.. -.. -.  -   -... .   .- ...   . -..- -.-. .. - .. -. --.  .- -. -..   ..   .-- --- ..- .-.. -.. -.  -   -... .   .- -... .-.. .   - ---   .--. --- ... -   - .... .. ...   -- .. -. -.. -... --- --. --. .-.. .. -. --.   .--. --- ... -   - --- -.. .- -.--  .... .. .--. .--. -.--   .... ..- .-. .-. .- -.--    .... .. .--. .--. -.--   .... ..- .-. .-. .- -.--

    Translation

  • 2009-04-16

    莫名其妙

    1、我这几天在家里闲着,热过一段之后,全国大降温,天气突然变冷,结果就生病了。

    生病了也好,瞧别人送给我的《潜伏》,瞧到电视瞎火。结果从明天开始,又开始忙,没法在家等着修电视机的人,只好等下星期。还好老婆平时不看电视,不然她不跟我急啊。

    2、生病之前,每天晚上在外吃饭,很喜欢三里屯village的纤味拉面,尤其是这家的各种小菜,不输鼎泰丰,价钱是鼎泰丰一半,还有各种炒饭,味道都不错。

    这家的名字,简直就是要和味千拉面作对嘛。

    我每到秋天冬天都没啥胃口,会变瘦,每到春夏两季食欲旺盛,夏天会暴肥。

    3、谷歌的工程师很有趣,藏了好些小机关。以前的“人肉搜索引擎”,还有现在的“谷鸽”。

  • 2009-03-23

    毒舌

    这个世界上,很少有人比做新闻的人更毒舌。以我的同事为例,说的不好听点,我们都算mouthpiece,宣传口条,算不得特别毒舌。但我以亲身经历为证,他们仍然比我做其他工作的朋友恶毒许多。

    我有一条很旧的仔裤,买的时候是黑色,那时我还很瘦,现在这条裤子已经变成浅灰色,很好看,我仍然能穿,就是紧得不行。

    我平时没事会把这条裤子翻出来穿一穿,尤其是秋天的雨夜,穿上后腿绷得紧紧的,下面套一双Hunter的橡胶雨鞋,上面一件burberry的短棉衣,英范儿十足,自我感觉良好极了。我的朋友们尽管觉得有点烧包,但稍微啧啧两声也就算了,但我犯了一个致命错误,就是把这条裤子穿到了单位。

    我的一个同事看了一眼,只看了一眼,就说,你跳芭蕾的?

    我再也没穿过这条裤子。

    刚过去的这个冬天,我买了件羽绒服,就是那种很流行的黑色、发亮的短款羽绒服。没人说我不对,但我的同事们,异口同声说,你穿的这是垃圾袋?

    我还有一条墨绿色的毛料裤子,costume national的,颇有点萝卜裤的样子,做工、料子、形状都很好,但我的同事们居然还是挑出了它的毛病:你偷哪个邮递员的裤子?

    我晕。

  • 2009-03-15

    Page Boy

    我呢,对理发师向来只有两点要求,其一,剪过的头看起来要像没剪过一样;其二,剪过头之后的二十天内,头发看起来都要像刚剪过一样。

    这两条,其实一点也不矛盾,相反,这是经过深思熟虑、总结经验教训才得出来的不二法门。你看第一条,追求的是剪了头立刻就可以见人,不可以在家宅一个星期才能出门;第二条,追求的是在两次剪头之间的大部分时间,看起来都干净整洁,而不是一幅马瘦毛长的讨打相。

    经过艰苦的寻找和无数次的失望,我最终确定,道元比较符合我的要求。更好的是,道元不大会说中文,他给我剪头,我们俩完全是闷葫芦对闷葫芦,不会混得太熟,以后我要换理发师的时候不会拉不下这个脸。

    一般男性,除了留寸头或光头的,往往都会有这种经历,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觉得头发铰到眼下这种程度刚刚好,然而,你背后那个要么叫阿华,要么叫Tony的理发师摸着下巴端详了你一下,果断地举起剪子,唰的一声又铰下一大堆,你心中这个苦啊,铰完之后,果然,你的大额头又没有任何阻挡地暴露在阳光下,你的大饼子脸也毫无掩饰地被推倒所有人的眼皮底下。这个世界上,帅到不需要修饰的人还真不多。

    然而道元,一直就知道在什么时候停,甚至有时候,我都觉得他停的太早,是不是在糊弄我。然而最后的结果告诉我,他就是一个知道取舍,能忍得住下剪子冲动的人,完完全全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。

    今天下午,我又约了道元,我通过翻译小姐告诉他,我想要短点,但一定不能把额头彻底露出来,道元小心翼翼地一通猛铰,铰出了一个,童花头,我看着镜子,悄无声息地跟自己打招呼:anna wintour先生,你好……

    还好,还好,道元又把我的刘海搓起来一阵狂铰,弄出一些参差不齐,然后又把两边一通打薄,终于不像童花头鸟,不过从后面看,恩,还是很像中世纪的page boy的,我问他:page boy的干活?他说:骇异!我晃晃头,觉得很满意,铰头这件事,真是马虎不得。